• 注册
  • 文章内容 文章内容 关注:25 内容:1600

    年产99万吨再生铅从何而来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电池社区 > 文章内容 > 正文
  • 文章内容
  • Lv.1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绿色化、低碳化,加强资源节约集约循环利用。近年来,安徽界首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不断提升再生资源加工利用水平,铺开废旧电池的收集输送网,推动再生铅产业规模化经营、智能化生产,搭建完整产业链,努力推动再生资源规范化、规模化、清洁化利用。

      作为资源需求大国,我国加快资源利用方式根本转变,努力用最少的资源环境代价取得最大的经济社会效益。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首批选择7家区域性资源循环利用园区开展“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安徽界首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便是其中之一。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3年我国铅产量为756.4万吨。如今,缺少自然禀赋的界首,每年却有99万吨再生铅产出。这一体量,约为我国铅年产量的13%。

      年产99万吨再生铅从何而来?近日,记者走进界首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追踪旧电池的新生历程。

      一张回收网络

      每年输送135万吨废旧铅蓄电池

      早上7点刚过,一辆装有废旧铅蓄电池的货车驶入江苏南京高淳区的一个废旧电池回收站。这个站点,正是界首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中再生铅生产企业的原材料供应商之一。

      整车过磅后,工作人员驾驶叉车卸货,拿出托盘摆放电池。很快,电池分选完成,站点数据库中添了一笔“2.8吨废旧铅蓄电池”的回收记录。

      据介绍,这个站点一年能回收废旧铅蓄电池七八千吨,主要依靠两种途径:70%左右由回收人员从街边电瓶车修理铺收集而来,其他则是企业客户更换下来的废旧电池,也由工作人员上门集中回收。

      一块块废旧铅蓄电池汇聚在站点后,再搭载危险废物运输车,跨越省界,运往400多公里外的界首。“办好转移手续,凑够30吨就发车,当天下午发车第二天就到,一年我们公司能转运15万吨。”江苏嘉汇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负责人刘兆贵说。

      自从集中打造再生铅循环利用产业以来,在界首,以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为中心,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圈已辐射周边半径约500公里,回收网络涉及50多个城市,联结起约10万个基层站点。大批从业人员成长为职业经纪人,有的还组建专业回收公司,废旧铅蓄电池回收的可靠性与稳定性不断提升。仅在界首市,就有上万人从事废旧电池收购、运输工作,为发展循环经济提供原料,成为界首挖“矿”的第一环节。

      安徽快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胜利便是其中一员,他所在公司每天有20多辆回收车穿行在界首的大街小巷,将回收来的废旧电池运到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

      掏出手机,打开软件“快点动力”,查看不同类型废旧电池的回收报价;选好款式,约好时间,很快就有专人上门。“在界首,许多4S店的旧电池积攒到一定量后,便会线上下单,请我们集中收储运送。”王胜利说。

      从电瓶车修理铺到汽车4S店,从线下收购到线上下单,从界首到周边城市,一张废旧电池回收网从田营铺开,不断延展,每年将135万吨废旧铅蓄电池收集输送到界首“回炉再造”,变为再生资源,再度投入生产。

      一个智慧园区

      每年可节约铅矿石660多万吨

      界首制铅,由来已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人走街串巷,拉着板车回收废旧电池,自己拆解,弄个小锅,把铅熬化,再卖给窑商做红盆。那时都是小作坊,制的是粗铅,回收效率低,污染环境,还不安全。

      2005年,界首市政府设立专区对再生铅行业进行扶持和管理,13家规模小、竞争弱的再生铅企业被整合成2家集团公司。规模化经营、集团化运作、园区化管理,废旧电池处理走向规范化,使再生铅产业向“绿”而行。

      来到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电池中转区,只见废旧电池倾泻而下,机械抓斗抓取上料,不一会儿,经自动拆解线处理,外壳拆除、破碎分离,电池被拆分为塑料、铅膏与铅栅等部分。

      “平均每天有约100辆装载废旧铅蓄电池的车进入公司厂房。”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武钧介绍,废旧电池经过拆解、分拣、冶炼、电解等工序后,会生成崭新的电池原材料。“如今,华铂工厂铅蓄电池主材料铅的综合回收率在99.3%以上,资源综合利用率达99%。”王武钧说。

      华铂科技熔炼车间的中控室里,车间高级生管工程师田领端坐在电脑前,观察设备运转。“智能化改造后,熔炼环节实现了全流程信息化,原料供应、天然气、还原煤等生产要素能精准调整,还能根据指标变化自动调整参数。”田领指着面前的智能系统与26块显示大屏介绍。

      节能减排、科学治污,园区和企业有新招。园区建有2座污水处理厂和万亩防护林带,对企业进行日常监测管控,构建起水、气、渣“三废”的严格控制处理规范。企业也做了不少探索,自主研发“双富氧侧吹熔池熔炼炉”系统,大大降低吨粗铅综合能耗。

      现在,界首市每年设立5亿元的产业发展扶持资金,对企业技术革新、环境保护、安全生产等投资项目予以重点扶持,将企业现场管理、清洁生产纳入综合考评。

      近年来,通过智能化改造,界首市再生铅单位能耗由吨铅380千克标准煤降到87.5千克标准煤。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通过再生铅循环利用,每年可节约铅矿石660多万吨、标准煤11.96万吨,减少废水排放量439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1.81万吨。

      推进废旧资源循环利用也给当地带来了真金白银的好处。“循环经济产业对全市工业的贡献率始终保持在70%以上,其中一半来源于再生铅。”界首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一条产业链条

      一年能产出约1亿只蓄电池

      一辆装载铅锭的货车从华铂科技厂房驶出,3分钟就到了天能电池集团(安徽)有限公司。在这里,再生铅将被加工为电动自行车动力电池,重获新生。

      对天能电池集团(安徽)有限公司总经理史凌俊来说,公司选址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瞄准的正是完善的供应链。在园区内,天能公司既可以获得再生铅,也能购到硫酸、塑壳等原材料。“这里原料充足,且相较铅锭来说,再生铅价格也更便宜。”史凌俊说。

      据介绍,仅天能公司便可直接消耗园区内产出的40%废旧电池回收利用产物,大大节省了园区内企业的物流成本。

      进来一块旧电池,出去一块新电池,在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已成现实。30多家再生铅相关企业齐聚园区,形成一条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处理、加工、销售的完整产业链。利用回收的废旧铅蓄电池,园区里一年能产出约1亿只蓄电池。

      与铅蓄电池相比,锂电池具有体积小、寿命长、更环保等优势,随着时代发展,锂电池回收利用需求越来越大。作为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园区,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又有了新计划。

      走进安徽南都华铂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锂离子电池绿色回收综合利用项目一期已经投入生产,可处理废旧锂电池及废料,并实现铜、铝、石墨粉等综合回收。

      “但锂电池结构更为复杂,破碎分选难度更大。比如铜箔,厚度只有十几微米,传统的铅分选方法难以将其剥离。”安徽南都华铂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华勇介绍。

      公司出题,高校解题。针对“车用动力电池高效循环利用系统开发项目”,中南大学冶金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永明揭榜。师生在企业实验室里现场检测,企业技术人员到学校开展研究,通过改进工艺流程,将锂的回收率从80%提升至92%以上。

      眼下,解决金属分选难题和回收锂依然是技术攻关重点,园区内企业仍在新领域中继续探索。落实奖补政策、加大科研投入、激发产业活力……界首也正在为当地循环产业有序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政策支撑。

      “变废为宝”,不只在界首。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统计,2023年,我国废钢铁、废塑料、废纸等10类主要再生资源回收利用量超过3.9亿吨,已经成为工业生产的重要原材料来源。

      近年来,我国开展“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完善废旧物资回收网络,统筹推进废旧资源循环利用,再生资源加工利用水平不断提升。我国的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之路,正越走越宽广。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点击下载

  • 发布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